你是我此生挚爱…

你是我此生挚爱,你愿意嫁给我吗?

当我看到他们在认真听…

当我看到他们在认真听我唱歌,被我的歌感染时,我就是想跑调都不可能

不去面对真正的自己…

不去面对真正的自己,你将一事无成

我得去上班了…

我得去上班了,我才不想让你去呢,我要是丢了工作 你养我啊?我会一直养你的

所以新乐队名是“皇后”…

所以新乐队名是“皇后”?出自“尊贵的皇后殿下”,也因为这名字挺狂的,我也想不到还有谁能比我更狂了

我们可没钱出专辑…

我们可没钱出专辑,车到山前必有路

保持你们的活力 保持活力…

保持你们的活力 保持活力,你们这些人 全都给我保持活力

你长得别有异国风情…

你长得别有异国风情,我喜欢你的穿衣风格,我觉得大家都应该穿的大胆一些

我觉得他说的没错…

我觉得他说的没错,我们的演出确实很屎,我们确实有不少提升的空间啊

深邃的思想 得体的谈吐…

深邃的思想 得体的谈吐 正确的举止,正如您教我的那样 父亲

不,我做怎样的自己由…

不,我做怎样的自己由我决定,我天生就只会做一种人,一位歌者

如果我们选择不参加…

如果我们选择不参加这次演唱会,第二天我们醒来,我们会后悔终生

弗莱迪 你本不必如此…

弗莱迪 你本不必如此的,不管怎么样 有很多人都爱着你

我是个贝尔法斯特天主…

我是个贝尔法斯特天主教家庭里长大的同性恋,我爸宁可让我死,也不会让我做我自己

我喜欢你,我也喜欢你…

我喜欢你,我也喜欢你 弗莱迪,等你开始喜欢自己的时候 再打电话找我吧

可能是从我处在过渡…

可能是从我处在过渡期这件事上,我觉得这很难熬,已经抛诸脑后的黑暗 正慢慢追赶上来

人们说钱买不到开心…

人们说钱买不到开心,但你可以用钱让别人开心

历史数据表面 大部分乐队…

历史数据表面 大部分乐队不会不成功,只是会解散

你知道吗当你腐烂时,我说的是真正…

你知道吗当你腐烂时,我说的是真正的腐烂,果蝇们,又小又恶心的果蝇们,会飞过来对残存的你大快朵颐,但我这已没有可供你朵颐的了,所以你还是飞走吧

我来告诉你吧,我们都不合群特立独行…

我来告诉你吧,我们都不合群特立独行,所以我们的音乐是做给和我们一样的人,那些受排挤处在人生低谷的人,我们很确定他们不属于任何人,而我们正是为了他们而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