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对死神说什么…

我们该对死神说什么?不是今天

你这一路走来 添了几道…

你这一路走来 添了几道伤疤,长路崎岖 但我们最终还能相聚于此

尊重是年轻人疏远我们的方式…

你们是去见政客…

你们是去见政客 不是黑帮,他们不是都一样吗 老板?政客好吓唬,只带把手枪就行了

你平时不抽烟…

你平时不抽烟,是人就有恶习,我的恶习

你收的徒弟 看我的眼神…

你收的徒弟 看我的眼神不正,是个小人,练拳后 他就不敢看你了,练上了,他会敬我如敬神

师父让我改行的…

师父让我改行的,练了拳 不能再干体力活,一累着 白练了

在街面上打架不见铁器…

在街面上打架不见铁器,这是天津多少年的规矩,你和我们动了刀子,我们不再是兄弟啦

花花草草 有人看会死…

花花草草 有人看会死,没人看也会死,男人对女人不重要,女人过的是自己的生死

天津九条河…

天津九条河,不知我家顺着哪条来的,到我这第四代 活成了天津人,跟你走了,对不起我家上三代,天津的姑娘不外嫁,不单是我 都这样,知道了

我走了 你成了被休的女人…

我走了 你成了被休的女人,名声又坏了,名声坏的是你,天津人以本地女子为荣,听见被休 会骂你不成材,天津女子的好 接不住,知道了

我中意上一位姑娘…

我中意上一位姑娘,跟您一样漂亮

我有个徒弟…

我有个徒弟,做了一省督军的副官,我在这的开销,都记他账上,他功夫不行 好处无穷

当初你来学拳…

当初你来学拳 是为了看我一眼吧,漂亮女人 谁都想看,看一眼 把命丢了,我不想当这个祸害,您对我来说,早就不是漂亮女人那回事了,天津不好混,我家就剩我一人,和脚行的兄弟也掰了,我现在,就剩您和师父

郑大哥,提防白俄女人…

郑大哥,提防白俄女人,你们差着年龄,小心她骗走你养老钱,她从小受穷,当然会很自私,但男人的钱 不就是让女人骗的吗

武馆不出人才…

武馆不出人才 因为我们不教真的

好吧 如果你说我是坏人…

好吧 如果你说我是坏人,只能说明你遇到的坏人还不够多

男性的欲无关…

我跪在她下腹那片…

我没钱 放过我…

我没钱 放过我吧
加载更多